幸福彩票

呂文浩:被遮蔽的光彩 ——李景漢與中國近代人口調查研究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86 次 更新時間:2020-01-17 10:32:31

進入專題: 李景漢   定縣   人口調查   社會概況調查   清華大學國情普查研究所  

呂文浩 (進入專欄)  


被遮蔽的光彩

——李景漢與中國近代人口調查研究


呂文浩

  

幸福彩票   內容提要:中國近代人口調查史是研究中國近代人口史的重要基礎。民國時期社會學者主持的人口調查,規模大小不一,但調查方法比較嚴謹,代表著中國人口調查走向近代化的基本趨勢。作為中國近代社會調查的奠基人之一,李景漢在社會概況調查的學術架構下先后在定縣主持了1928年515戶人口調查和1930年5 255戶人口調查,從中獲取了定縣乃至華北農村社會人口狀況大量而準確的數據,在此基礎上他展開了對華北農村人口問題的極有價值的研究;他還參與了1934年定縣人口總調查,并詳細地總結了在中國農村調查人口的經驗教訓。1938至1944年間,李景漢與陳達、戴世光等學者共同主持清華大學國情普查研究所在云南的人口調查工作,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作為調查主任和主要設計者之一,他都有外人不容易看到的重要貢獻。相對于政府主導的諸多人口調查,社會學者主持的人口調查長期以來在學術界未受到應有的重視,但忽視這條線索將會使我們不能看到中國近代人口調查史的全貌。

  

幸福彩票   關鍵詞:李景漢   定縣   人口調查  社會概況調查  清華大學國情普查研究所

  

  

引言

  

   中國近代人口史的研究已經有了非常豐厚的學術積累。談人口史必談人口調查史,因為后者是前者的重要基礎。在中國近代人口調查史的研究中,長期以來存在著一種重政府輕學者的傾向,即對于政府主導的歷次人口調查關注較多,而對學者主持的人口調查則缺乏深入的挖掘。對于學者特別是社會學專業學者在20世紀20年代至40年代所從事的或大或小規模的人口調查,以及他們圍繞中國人口調查所發表的種種主張,無論是史學界還是社會學界,研究基礎都是比較薄弱的。[1]

   由于人力物力所限,學者主持的人口調查往往范圍比較小,但是在調查統計上比較嚴謹,準確度比較高,他們的努力代表著中國人口調查近代化的基本趨勢,對于政府部門的人口調查也或多或少發生了若干影響。重建中國近代人口調查史,必須重視對學者主持的人口調查做深入的發掘和整理。

   李景漢是中國近代社會調查事業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其力作《定縣社會概況調查》在學術界早有定評,但是關于他20世紀20年代末期至40年代中期圍繞中國人口調查和研究所做的諸多研究成果往往為“社會概況調查”的光芒所遮蔽。在有關的論著中,往往不是略而不談就是一筆帶過,很難讓人產生一種明晰的、深刻的印象。實際上,李景漢在20世紀30年代初期和中期在定縣所做的人口調查和研究業績是相當突出的,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30年代末期至40年代中期他參與清華大學國情普查研究所的中國人口調查和研究工作,取得的成就更是代表了民國時期中國人口調查與研究的最高水準。可惜,目前學術界對李景漢在中國人口調查和研究上所做的工作和所取得的學術成就還缺乏足夠的認識。

   最近若干年來,在文獻資料的整理出版上可以看出目前學術界對李景漢關于人口調查的貢獻已經給予了初步的重視。如李文海主編《民國時期社會調查叢編》“人口卷”[2]收錄民國時期有代表性的人口調查報告23篇,其中包括李景漢的3篇,《五百一十五農村家庭之研究》(1931年)、《農村家庭人口統計的分析》(1936年)和《從定縣人口總調查所發現之人口調查技術問題》(1937年),收錄篇目數居于第二位;這3篇文章在研究范圍上漸次拓展,在研究方法上不斷精進,其突出的學術價值令人印象深刻。云南大學的楊海挺在其博士論文中就清華大學國情普查研究所的人口調查研究活動給予了迄今為止最為詳盡的研究,其中對李景漢的貢獻也略有涉及。[3]

幸福彩票   本文擬在學術界已有工作的基礎上,進一步梳理李景漢從事中國人口調查研究的緣起與經過,分析從1926年至1944年前后將近20年間其各種人口調查研究活動之間的內在邏輯。本文的努力或可為李景漢學術形象的多面性增添若干事實的基礎,亦有助于引起學術界對社會學專業學者在中國近代人口調查史中重要作用的認識。

  

一    發愿與起步

  

幸福彩票   作為中國近代社會調查的奠基人之一,促使李景漢下決心獻身社會調查事業的機緣,據他所言,就是留學時期無法回答美國教授提問的有關中國男女性比例、工資漲落指數、土地分配等項問題的基本數據。[4]這段經歷促使李景漢將畢生的學術方向確定為對中國國情的調查統計工作,其重要性不可忽視。作為中國國情的首要因素,中國人口數目及其結構當然也是其不能不念茲在茲的基礎性課題。

   李景漢談到中國人口數字的模糊,有一段頗能引起多數人共鳴的回憶:

  

   記得我六歲入小學時,那句“四萬萬同胞”表示愛國的口頭禪,隨時可以聽見,到處可以看見,較比現在的“三民主義”這個名詞喊得還要起勁。出小學入中學的時期,仍然繼續不斷的高呼“四萬萬同胞”。中學畢業以后,常幫助妹妹們讀地理,我國人口的數目依然大書特書為四萬萬。光陰似箭,又過了幾年在大學畢了業,拿起小侄女的課本來一看,中國人口照舊是四萬萬。海外留學數載返國后,又理會在侄輩,有的是孫子輩,所用的地理課本上,中國的人口還是整整四萬萬,不多也不少。[5]

  

   李景漢對于海關、郵局、內政部所做的人口推算或估計持不信任態度,更讓他不能接受的是若干推算或估計相差實在太大,“最高的估計數和最低估計相差超過二萬萬。我們知道世界上美俄兩大強國的人口總數,一為一萬萬三千萬,一為一萬萬六千萬。而我國人口估計的差就不止二萬萬,約超過他們人口總數的一倍!嗚呼,真一偉大之民族也。雖然,天下之模模糊糊孰有過于此者乎?”[6]他謹慎然而語氣非常堅定地說:“我向來對于中國已有的各種人口統計,無論是政府的或私人調查的,經過詳細分析之后,大半使我不得不發生很大的懷疑。”[7]正是這些經歷使得李景漢“早就存了解中國人口謎的愿望” [8],并表示“作者對于我國人口之大謎,悶得難過已久,也隨時利用可能的機會,盡量求得了解”[9]。

   1924年李景漢留學歸國,最初幾年主要從事北平城市人力車夫等社會底層人民生活狀況的調查研究工作,與中國人口的調查研究關系不大。20年代中期以后,他逐漸調整調查范圍,由城市轉向鄉村,1929年出版的名著《北平郊外之鄉村家庭》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在這本書中,李景漢分別對北平西郊的掛甲屯村100家,黑山扈村、馬連洼村與東村64家的社會經濟狀況進行了細致的調查分析,“人口與家庭”作為鄉村人民社會生活的基礎都被放在重要的背景位置上。具體調查工作由李景漢授課的燕京大學社會學系“社會調查”和“社會研究方法”班上的學生擔任,時間是在1926年秋季學期和1927年春季學期。這次調查結果無疑是準確的、可信賴的。雖然這次調查活動的主題不是人口,所涉及的范圍只區區4個村莊、總人數僅793人,但是李景漢在探索中國鄉村人口調查方法的道路上總算邁出第一步。

幸福彩票   1928年,李景漢擔任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社會調查部主任以后不久,在鄉村建設工作初步取得農民的同情和信任時,隨即舉行了東亭鎮62村515戶農家的調查。這次調查并不是對這62村所有農戶家庭人口狀況的全面調查,而是根據占有田畝狀況加以抽樣調查。具體地說,即是:“舉行這項調查之前,先大略估計本區小農、中農與大農等農戶的數目及其百分比。然后按各種農戶所占之百分比,在62村內分配要調查的農戶數目,如此希望大致可以代表這一區所有農戶之情形,使避免過于偏重的弊病。”[10]將這次調查結果和后來在定縣其他地方做的范圍更大的5

   255戶調查相比,東亭鎮平均每家人口數為6.9,高于后者的5.5,反映出這一地區農家比較富裕,大農數目偏多的事實。由此看來,東亭鎮的人口狀況并不能準確反映定縣全縣的人口狀況。甚至有些數據令李景漢感到懷疑和遺憾。他在后來的一個調查中以兩個表格展示了515家內按年齡組統計981個婦女的生育、死亡及現存子女等數據,但他同時提醒讀者:“上述兩項,關于婦女生育、死亡及現存子女數目,均為嘗試的調查,作者對于所得結果甚為懷疑,其不準確之程度多半很高。因在中國關于此類材料甚為缺乏,故附帶發表于此,以供參考。”[11]

   1934年李景漢回顧自己從事農村人口調查的經驗教訓時,稱這種工作是“棘手工作”,而且是失敗的次數居多,“所謂失敗自然有程度的差異,就是都沒有得到圓滿的事實”。[12]1936年他又說:“作者從事農村家庭人口調查已有多次,其中使我不滿意的占大多數。”[13]當然,所謂“失敗”和“不滿意”并不意味著調查全然失敗,而只是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缺陷,所獲調查資料和調查方法都是有一定學術價值的。

  

二   初結碩果

  

幸福彩票   抗戰前惟一讓李景漢感到滿意的一次人口調查終于到來了。1930年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正在定縣舉行大規模的鄉村建設實驗,總會已由北平遷到定縣,經費較初到定縣時增加了20多倍,工作人員增加到100多人,由幾間破廟的辦公室一變而為據有全縣壯麗的貢院,而且平教會還大興土木,相繼建設了保健院和農業試驗場,此時定縣人民對于平教會的希望、信仰與感情,也達到了最高點。1930年定縣人口調查就是在這種良好的氣氛下進行的。抓住這個良好的時機,李景漢在消除人民疑慮和改進調查技術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我和我的許多同仁實在是把吃奶的力都用上了”[14]。在調查之前他拜訪了各村村長及其他地方領袖,使他們明了此次調查是專為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實施“四大教育”的預備工作,也說明絕對與縣政府毫無關系,后又用種種方法使村民都不懷疑此次調查的動機。還有兩個有利的條件更加促成了調查的成功,其一是平教會社會調查部在李景漢的主持下,已經在定縣做了兩年左右調查工作,對定縣已經有相當程度的熟悉,也訓練了一批較為成熟的調查員;其二是調查時定縣處于沒有大量的人口移出或遷入時期,是一個人口極固定的純粹農村社會,可以代表華北常態農村家庭人口的情況[15]。

1930年定縣調查同樣是一個抽樣調查,共調查了72個村莊,調查者根據調查時的情形,懷疑7個村的材料稍有問題,其他各村也有少數不十分可靠的家庭。因此,在作詳細的統計分析時,把稍有懷疑的7村和一切稍有懷疑之家庭的材料完全去除,只統計65村內可靠的家庭材料,“如此不致玉石俱焚”[16]。調查統計結果,共得5 255家,(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呂文浩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李景漢   定縣   人口調查   社會概況調查   清華大學國情普查研究所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862.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6mmmmmm.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