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呂文浩:為山西區域社會史研究破題開路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6 次 更新時間:2020-01-16 22:40:56

進入專題: 區域社會史   《走向田野與社會》   行龍  

呂文浩 (進入專欄)  

  


為山西區域社會史研究破題開路

  

呂文浩

  

   中國社會史研究是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來史學界思想最為活躍,成果最為豐碩的研究領域。社會史復興以來的從業者主要有三代人,第一代以陳旭麓、章開沅、馮爾康、蔡少卿、喬志強、田居儉、劉志琴等老一輩學者為代表,他們在上世紀80年代“史學危機”的呼聲中毅然提出開展社會史研究的要求,并為學科知識體系的建立搭橋鋪路,開啟征程;第二代人在前輩搭設的舞臺上扮演了主力軍的角色,其中的佼佼者有鄭振滿、陳春聲、劉志偉、趙世瑜、常建華、周天游、楊念群、行龍、李長莉等人,他們的理論方法探討和實證研究成果代表了近四十年來中國社會史研究的主要成就;第三代學人基本上是第二代學人的學生輩,其中的優秀者在若干專題研究的精耕細作上做出了突出的成績,并開拓了生態環境史、醫療社會史及閱讀史等新的學術天地,但在格局和氣象上似與前輩仍有一定的差距。

   在中國社會史研究的第二代學者中,行龍教授是一位成績突出、特色鮮明而且能夠與時俱進的學者。閱讀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論著,再讀讀近10年來的論著,雖然前后不乏延續性,但在選題、風格和氣魄上真有判若兩人之感。他在上世紀80年代初即跟從喬志強教授研究中國近代社會史,1992年以《人口問題與近代社會》一書(人民出版社出版)嶄露頭角。大約在90年代中期,他較早地捕捉到中國社會史研究的“區域轉向”,協助喬志強教授主持了“近代華北農村社會變遷研究”的課題。1998年底,喬志強教授沒有看到《近代華北農村社會變遷》一書(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而意外辭世,年方不惑的行龍教授毅然挑起了主持山西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的重擔。當時,昔日的喬門弟子人才星散,研究中心在一塊招牌之下其實空空如也,研究中心面臨著后繼乏人、學統中斷的危機。此時,行龍教授從嚴格培養研究生并挑選優秀者留校入手,經過“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的慘淡經營,硬是在一個內地的非重點大學建立起了一個赫赫有名的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這個中心被譽為中國社會史研究的三大重鎮之一,也有人把他們的研究團隊稱為中國社會史研究的“山西學派”。

幸福彩票   自從行龍教授主持研究中心的工作之后,他自覺地把研究課題轉向以山西為中心的區域社會史研究,他的個人研究以及研究團隊各人的研究課題,包括所有的研究生學位論文選題,一概要求以此為范圍。他們的研究強調不能只坐在圖書館里找點資料撰寫論文,而是注重搜集散落于民間的各種文獻,而且要在深入田野的過程中獲得現場感。他們的研究課題選擇受當代經濟社會發展面臨的問題影響頗大,具有明顯的“問題史學”意識,即法國年鑒學派所宣稱的:“通過過去來理解現在,通過現在來理解過去”。受法國年鑒學派及歷史人類學研究的諸多啟示,行龍教授把他在方法論上的追求概括為“走向田野與社會”七字方針,2002年他主編的第一本研究團隊的論文集就取名《近代山西社會研究——走向田野與社會》(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2007年出版匯集他自己論文代表作的文集時徑直將“走向田野與社會”作為書名。時隔8年,論文集重出修訂版,增加6篇而刪去3篇,新版26篇,“全部為近十年來的‘新作’”(修訂版序,第2頁)。新增的6篇多為討論近年來社會史研究領域的熱點問題。我想,從前后兩本《走向田野與社會》論文集看,行龍教授所選的論文都是個人研究比較成熟之作,他顯然是有意將這一品牌打造成代表個人研究最高水平的論文集。如果說原版是代表作1.0版,修訂版則無疑是代表作2.0版。以行龍教授學術研究的精進不已推測,說不定未來還會推出代表作3.0版?

   文集所收論文或為理論方法討論與學術總結,或為對某一個案的深入專題研究。前者多著眼于史學界的前沿問題、熱點問題,后者多選擇最典型的案例具體說明山西區域社會史能夠給予中國社會史研究帶來什么新的啟示。概括起來說,行龍教授的區域社會史研究,早已匯入最近20年來中國社會史研究的學術主流,并充分凸顯了山西區域社會史對于中國社會史研究所特具的學術價值。

   行龍教授和中國社會史學界著名的“華南學派”一樣,都是在區域社會內選擇研究題目,但他們叩問歷史時提出的學術問題卻并不是過去那種局限于描寫“地方特色”的舊式地方史研究。本書中所收論文發表于2005年至2015年前后10年時間,這一時期史學界的學術潮流起落在文集中都多多少少留下了它們的印痕,如水利社會史、環境史、圖像史、敘事復興,再如在此之前已風靡學術界的“國家與社會”架構,又如對一度成為研究熱點的太原鄉紳劉大鵬的研究等等。行龍教授追蹤學界熱點,結合自己在以山西為中心的區域社會史研究的心得,取得了一批扎根地方但其學術意義遠遠超出地方范圍的研究成果。這就是他常對學生說的:“要在雁門關、娘子關內做學問,也不要在雁門關、娘子關內做學問”,用一個在研究中心訪問的學人的話來說,就是“立足山西鄉土資源,放眼世界學術潮流”。(自序,第10頁。)

幸福彩票   行龍教授的過人之處,不僅在于他身處內地卻諳熟學界前沿、熱點,而且更表現在他勇于開創新的研究領域。他所主持的從社會史角度開展對集體化時代中國農村社會研究,經過十余年的辛苦培育,已經從一株不起眼的幼苗發展成為一片綠意盎然的叢林。上至中共革命根據地下至人民公社結束,前后大約四十年時間的農村社會,行龍教授稱為“集體化時代”。過去國內外學術界對于這一時期的研究,多為社會學、人類學以及中共黨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的學者,社會史學者甚少涉足。行龍教授的研究團隊填補了這一空白,也為社會史學界在社會科學競相耕耘的領域爭得了發言權。他帶領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以及歷屆的研究生,利用他們在山西地方社會熟絡的人際關系網絡,搜集到數千萬件的集體化時代農村基層社會文書資料。相信所有參觀過山西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集體化時代檔案的學者都會對資料的豐富程度和保管的精心程度感嘆不已。這項工作是在村莊文書面臨現代化潮流而急劇流失的情況下進行的,具有文獻搶救和保存歷史性質。這些基層文書包括的內容非常豐富,比較全面地反映了農村和農民日常生活的實態。從社會史的角度自下而上地研究這批材料,將大大增進我們對這個時代農村社會的認識,至少將是對以往那種自上而下研究的有力補充。全國勞模李順達的個人生活史,張莊、剪子灣、赤橋等村莊在集體化時代的故事,在某些側面都有一定的代表性,同時又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國家權力的急劇擴張和頑強生存的民間生活邏輯。

   社會史因其研究對象與當下社會生活的密切聯系,自然而然地具備了強烈的經世致用品格。社會史不應該只是一種書齋里文人學士皓首窮經的智力消遣,它可以而且應該深入到社會生活的深處,為當代的社會變革和政策制定提供歷史的依據。區域社會史的經世致用品格主要體現在根據區域社會發展的需要發掘、整理歷史文化資料,梳理出長時段的歷史演變趨勢,也就是說對當代社會怎樣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做出自己的解釋。集體化時代是距離改革開放時代最近的一段歷史,盡管作為一個歷史時期它已經成為歷史的陳跡,但這兩個前后銜接的歷史時期前后存在著某些方面的延續性和同質性。最顯著的就是建國初期土地改革完成后不久,土地私有權為國家所有、集體所有取代,其影響至今不衰。改革開放以來,土地國有制強有力地影響了全國各地工業化、城市化的進程,已是人們有目共睹的客觀事實:它一方面使政府的建設意圖得以無障礙或少障礙地順利實施,而另一方面借助國家的名義諸如工業化建設項目的需要而輕易侵占農村土地的現象仍時有所聞。這就是歷史的慣性所在,也正是我們不可不重視這段歷史的原因之一。

幸福彩票   同樣,行龍教授對水利社會史的研究也具有強烈的現實感。自明清時期以來,華北地區社會發展最為突出的矛盾是人口激增所導致的生態環境破壞日甚一日,水資源的匱乏在農業灌溉面積擴大和重工業成為支柱產業以后變得愈益嚴重。山西優質煤炭資源豐富,煤炭開采及其外運長期以來占據山西經濟體系的首要位置,但煤炭開采帶來的森林植被破壞和地下水層斷裂程度也是空前嚴重的。水資源的匱乏已經成為制約山西經濟社會發展的首要難題。當代社會經濟發展的要求向歷史學者提出了新的研究課題:為什么更早的歷史時期山西并不太缺水,山西的母親河汾河在唐代水深浪大,曾經運送太原的糧食至首都所在的關中地區,而在近幾百年來缺水問題卻愈演愈烈,成為“十年九旱”的典型?時代呼喚歷史學者對這一現象做出自己的解答。行龍教授順應時代發展的需求,早在上世紀末期就把“山西水資源匱乏及其相關問題”作為自己的研究課題,從明清以來頻發的水利糾紛(即“水案”)入手,逐漸擴大到山西的區域水利社會史乃至環境史研究。他指導的研究生張俊峰主攻社會生產用水,胡英澤則負責民生用水研究,兩人都在相關領域發表了有分量的研究成果,逐漸成長為引人注目的中青年學者。

行龍教授在國內較早地從社會史領域提出了水利社會史研究的課題,而且把水利社會史的研究置于新近流行的人口資源環境史研究視野下進行考察,克服了過去水利史研究忽視社會因素、就水利論水利的局限性。2004年至2005年,王銘銘教授和行龍教授在《讀書》雜志上先后發表《“水利社會”的類型》和《從“治水社會”到“水利社會”》[1],此唱彼和,“水利社會”及“水利社會史”的概念提出以后,中國水利社會史研究開始具有了比較明確的學術方向,這兩篇學術札記式的短文也因之成為引用率頗高的重要文獻。行龍教授在水利社會史專題研究方面,特別注意考察太原市近郊晉源區汾河的一個支流——晉水流域。晉水流域位于古晉陽城,得名于晉水,其源頭在晉祠的難老、魚沼、善利三泉,其水利開發和利用歷史悠久,長達2000余年。晉水實際灌溉農田涵蓋流域范圍的36村,就地表水流量和流域面積而言并無任何突出之處,但這一區域在漫長的水利開發和利用過程中形成了豐厚的歷史文化積淀。晉祠大米、大寺蓮藕等優質農產品在歷史上曾享有盛名,水磨業、造紙業也是這一帶民眾在農業商業之外的重要謀生手段,晉水背靠的西山諸峪礦藏豐富,尤以煤、礬、鐵和硫磺等聞名。特別可貴的是歷史文獻尤其是民間文獻遺存較為豐富和系統,晉祠附近鄉紳劉大鵬留存的《退想齋日記》、《晉祠志》、《晉水志》即是顯著的例子,這就為深入考察晉水流域的人口資源環境,包括與其相應的水利祭祀系統的歷史演變提供了可能。行龍教授結合田野考察和書面文獻對晉水流域的環境脆化與災害頻發過程,以及晉祠水利祭祀系統的三易主神等民間文化現象做出了精彩的個案研究。在此基礎上,他對如何以水為中心研究山西社會提出了四條具有建設性的意見:對水資源的時空分布特征及其變化進行全面分析,以此作為劃分類型和時段的基本依據;對以水為中心形成的社會經濟產業進行研究;以水案為中心,對區域社會的權力結構及其運作、社會組織及其運作、制度環境及其功能等問題開展系統研究;對以水為中心形成的地域色彩極濃厚的傳說、信仰、風俗文化等社會日常生活進行研究。這四點意見,涵蓋自然環境、社會經濟、社會組織與制度以及生活習俗等諸多方面,環環相扣,層層遞進,形成了一個完整而有機的系統。行龍教授的“破題開路”和個案研究示范,為從人口資源環境史角度研究山西水利社會史起到了很好的引領作用,也極大地促進了研究團隊其他成員相關研究工作的進展。據我了解,行門弟子張俊峰教授近年來關于水權的頗有影響的研究就是在行龍教授提出的研究思路基礎上進行的,但是在某些具體問題上又取得了以往不曾獲致的新見解。如他的最新研究強調,明清以來隨著水資源匱乏而來的可以單獨進行交易的水權(從“水隨地走”到“地水分離”),(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呂文浩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區域社會史   《走向田野與社會》   行龍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86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6mmmmmm.com)。

0 推薦

幸福彩票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