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潘知常:走向愛的哲學——新軸心時代的價值重構

————在浙江大學舉辦的一次學術雅集上的主題發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39 次 更新時間:2020-01-16 20:31:30

進入專題: 生命哲學   生命美學  

潘知常 (進入專欄)  


走向愛的哲學——新軸心時代的價值重構

——在浙江大學舉辦的一次學術雅集上的主題發言

                                                                    

   主談人:潘知常

   學術背景:南京大學,美學,傳播學,后實踐美學

   主要觀點:我愛故我在——新軸心時代的價值重構

   與談人:蘇振華

   潘知常老師:上午的空氣有點凝重。昨晚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似乎是生活在這個世界的邊緣,十分輕松,是“不可承受之輕”,但是今天上午一開會,氛圍陡然就改變了,好像整個世界都由我們掌控,儼然是“不可承受之重”了。陳昌鳳教授關注的是在高技術時代我們還剩下什么可以屬于人的東西,因為畢竟我們還得活著,作為人,畢竟我們還要思想。黃玉順教授講到的,也是對當代世界的應對,王杰教授同樣提到了馬克思的深刻思考——以改變社會關系的方法來改造社會。當然,氛圍的改變和希望對于世界的掌控都不是偶然的,盡管角度不同、表達也各異,但是,事實上卻是殊途同歸,這就是都在試圖直面這個世界,也試圖給出自己的負責任的回答。

幸福彩票   我自己也是這樣。浙江大學的這個會議,去年我就有幸參加了,發言題目是《到信仰之路——“新軸心時代“的價值建構》。在發言中我想說的是:置身這個世界,我們所應有的回應是什么。至于答案,上次我也做出過回答。這就是:在當代世界,信仰不是萬能的,但是,假如沒有信仰,卻又是萬萬不能的。而且,跟各位報告一下,今年我在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本55萬字的新著——《信仰建構中的審美救贖》,它可以看作我上次的發言《到信仰之路——“新軸心時代“的價值建構》的全本,也可以看作我上次的發言《到信仰之路——“新軸心時代“的價值建構》的補充。那么,在此基礎上,今年的會議我還可以再講些什么呢?無疑,順理成章,仍然應當是我自己關于信仰建構這個大目標的有關思考,也仍然應當是我自己對于“新軸心時代”的價值建構的回應。也因此,這次的會議我準備進而談一下自己對于信仰建構的核心——愛的建構的一點看法,期望引起關注,更希望引起討論。

幸福彩票   當然,也許有朋友會說,倘若上次我所提出的“信仰建構”的問題還是為了引出讀一與審美救贖的關注,那么,這次的對于“愛”的問題的思考是否已經超出了我所從事的專業——美學的范圍?也因此,我的討論不妨就從關于美學自身的思考開始。

   各位都知道,早在1985年,那個時候還只有二十多歲,我就開始“固執”地提倡生命美學,猶如佛洛姆所說:“數千年前,上蒼向一個小部落說,‘我把生命和死亡、祝福和詛咒放在你們面前一一你們選擇了生命’。這也是我們現代人的選擇。”(中國文聯出版公司1988年版。歐陽謙譯。第373頁)顯然,這也是我的選擇,也是生命美學的選擇。令人欣慰的是,歷經種種艱難、種種磨難,無論去怎樣評價生命美學,但是,在34年后的今天,我畢竟可以說,生命美學面對的確實已經不再是提出得“對”與“錯”而是貢獻“大”與“小”的問題了。“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面萬木春。”生命美學已經成年!

   而要說到生命美學,我的具體想法始終都是一貫的,三十四年中沒有過變化。生命美學的名稱,是因為當年要面對的是李澤厚先生的“實踐美學”,

   其實,準確地說,它應該被稱之為情本境界論的生命美學或者情本境界生命論的美學。我審美故我在,是它的主旋律。生命即審美、審美即生命與“因生命而審美”、“因審美而生命”,則是它的主題。當然,當年我提出這一切的時候,還像今天坐在后排的那些研究生們那樣年輕——也許比他們還要年輕,因為當年我只有二十八歲。不過,生命美學固然有自己的“不變”,但是也還畢竟應該與時俱進。古人說:“筆墨當隨時代”,其實,美學也必須如此!那么,在信仰建構以及“新軸心時代“的價值建構這個大目標下,生命美學的下一站應該是走向哪里呢?當然,如果不去審慎思考的話,現成的回答就是向下走:走向藝術、文化、生態、生活、身體……在這個方面,今天在座的王杰教授無疑應該十分熟悉。我跟王杰教授是相識了好多年的朋友,他在南京大學工作的時候我們是住上下樓,經常在散步的時候就碰著了。王杰教授很清楚,我們美學界一般選擇的就是這樣的是向下走的策略,也許,我們可以把它稱之為:泛美學化。但是,今天我要說的是。我的想法有所不同,美學的走向藝術、文化、生態、生活、身體……當然都很重要,我也并不反對。但是,在我看來,美學所亟待走向的,卻不是這些,也就是說,不是向下走,而是向上走,這意味著:應當走向的,是哲學。換言之,在我看來,回歸哲學,才是美學之為美學的必然的歸宿。這是因為,其實藝術、文化、生態、身體……盡管都與美學有關,但是卻都并非美學自身邏輯的必然。哲學則不然。只要我們回顧一下為什么幾乎所有的大哲學家都是以美學作為必然歸宿,但是卻很少是以藝術、文化、生態、身體……作為必然歸宿,就不難猜想,哲學,只有哲學,才與美學存在著邏輯的必然,也才是美學之為美學的必然歸宿。遺憾的只是,幾乎所有的大哲學家都意識到了這一問題,但是,卻很少有美學家能夠清醒意識及此。例如,在中國,在這個方面最為清醒的,是李澤厚先生。因此,盡管我跟李先生一直都是爭辯的對手,而且即便是在他九十高齡宣布封筆之際,也還是沒有忘記對生命美學與以嚴厲“拒絕”,但是,我卻十分認可李先生的美學——哲學的思考路徑,因為,三十四年里,從情本境界論的生命美學或者情本境界生命論的美學到“萬物一體仁愛”的生命哲學,生命美學也是毅然這樣去選擇、這樣去做的。

   在我看來,走向哲學,無疑正是美學的必然。美學的深化必然導致哲學的出現,而能夠深化美學的哲學也才是真正的哲學。

幸福彩票   首先,在我看來,哲學作為人類生存意義的價值追問,是嚴格區別于倫理學的對于善的追問、經濟學的對于利的追問、宗教學的對于神圣的追問、政治學的對于正義的追問以及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對于幸福的追問的,相比之下,在這當中,唯有哲學才是正面而且直接地去追問價值本身。由此不難發現,借助審美之維,恰恰可以正面而且直接地去追問價值問題。遺憾的是,在這個方面,我們的哲學研究還始終存在著非哲學化的傾向。在歷史上,哲學曾經以科學、道德、宗教的面目出現過,在西方,是哲學從真出發;在中國,是哲學從善出發。哲學研究的科學化、道德化與宗教化屢見不鮮,或者側重于合規律性,或者側重于合目的性,不是以美入真,就是以美為善,然而,始終被遺忘了的,卻是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也就是從美出發。其實,哲學的真正面目,恰恰恰應該是美學。真正值得期待的,也正是哲學研究的美學化。而且,求真活動、向善活動都只有在審美活動的基礎上才會成為可能。也因此,只有審美活動才具備本體論地位。換言之,審美活動是出于人、同于人、為了人的活動,盡管與求真活動、向善活動并列,但是卻不是人的活動的一個層面的活動,而是人之為人的本體性的活動。這就是我說的“我審美故我在”。也因此,對于審美活動的研究也就不是哲學研究的一個方面,而是哲學研究的根本。

   在這個意義上,哲學的美學化,亦即美學中的哲學問題就,成為一個重要的研究領域。它為哲學研究提供了一個特殊的視角,使我們得以更加深刻地理解哲學,也更加深刻地理解人。生命美學經常強調的所謂“在審美活動中隱含著解決哲學問題的鑰匙”、所謂“哲學研究的審美維度”、所謂“從審美維度去理解哲學”,也都是對此的呼吁。由此,我們回想一下康德的將審美判斷力作為整座形而上學大廈的基石,謝林的將藝術哲學作為哲學的拱心石;叔本華、尼采提倡的以藝術作為“生命的形而上學”;海德格爾提倡的“詩意的思”去拯救哲學;杜夫海納提醒我們去關注的美學對哲學的主要貢獻;伽達默爾提醒的要在藝術經驗中確證“解釋學的真理”;以及杜威所呼吁的“藝術即經驗”,就會恍然大悟。而且,我自己也在1997年就出版了《詩與思的對話——審美活動的本體論內涵及其現代闡釋》,上海三聯書店),其中的主旨,就是對于美學中的哲學問題的初步思考,也就是通過“詩”與“哲學”的對話,從審美維度出發重建哲學。“只有詩配享有與哲學和哲學運思同等的地位。”(海德格爾:《形而上學導論》,熊偉等譯,商務印書館1996年版,第26頁)海德格爾的告誡,也就是我在二十二年前的所思所想。

幸福彩票   再聯想一下我在其他場合談到的生命美學的從現象學的本體維度到存在論的價值維度的轉進,就會更加清楚。竹內敏雄指出的:“現象學方法雖然適用于對美的現象本身做精密的解析,卻不足以說明人生中美的根本意義,使人類本來的‘形而上學的要求’得到滿足。現象學美學向存在主義方向發展是必然的。” (參見《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研究》編輯部編選的《美學文藝學方法論》上,文化藝術出版社1985年版,第138頁)而我也多次指出,就國內的后實踐美學而言,例如超越美學與生命美學,同為現代主義,是其中的共同之處,但是,超越美學主要是現象學的,生命美學卻主要是存在論的。由此來看,走向哲學,就不但是美學的必然,而且尤其是生命美學的必然。因為生命美學恰恰是介于美學與哲學之間的,其中既包含了哲學中的美學問題,也包含了美學中的哲學問題。蓋格爾在《藝術的意味》:中說過“與美學相比,沒有一種哲學學說,也沒有一種科學學說更接近于人類存在的本質了。它們都沒有更多地揭示人類生存的內在結構,沒有更多地揭示人類的人格。因此,對于解釋全部存在的一部分來說,對于這個世界的人的方面來說,與其說倫理學、宗教哲學、邏輯學、甚至心理學是核心的東西,還不如說美學是核心的東西。”[德]蓋格爾:《藝術 的意味》,艾彥譯,華夏出版社1999年版,第194頁)

   我要說,對于美學而言,無疑正是如此,而對于生命美學而言,無疑則是尤其如此。

幸福彩票   其次,走向哲學,無疑也正是新軸心時代的必然。

幸福彩票   由此就又回到了這次會議的主題——新軸心時代的價值建構。;

當然,首先要提及的是“新軸心時代”與“軸心時代”的區別。所謂“軸心時代”,可以稱之為人類的第一次“精神化”。關于“新軸心時代”,目前學術圈的看法不太一致。在我看來,不論是否存在新舊之分——剛才黃玉順教授也在追問這個問題,人類關于軸心時代的故事都要重新講一遍。因此,也有人稱之為“全球時代”(阿爾布勞),或者“第五文明時代”(以電腦技術為標志,麥戈伊)。這一切,當然是根源于 “新軸心時代”的特殊背景,這就是:虛無主義的蒞臨。眾所周知,19世紀的問題是“上帝死了”,20世紀的問題是“人死了”。 由此,“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什么?我們向何處去?”在20世紀也就統統成為了嚴峻的問題。這就是所謂“虛無主義意味著,最高價值的自行貶黜。”[1]它是一種現代之后的特定現象。在過往的將“最高價值”絕對化之后,虛無主義則是將“虛無”絕對化。而且,一旦“虛無”被絕對化,它也就成了絕對的否定,成了關于“虛無”的主義。(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潘知常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生命哲學   生命美學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美學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858.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6mmmmmm.com)。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