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成伯清:學術的懸浮化及其克服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78 次 更新時間:2020-01-15 01:30:53

進入專題: 中國學術  

成伯清 (進入專欄)  

幸福彩票   當前學界,至少是我較為熟悉的社會學界,存在著一種值得關注的發展態勢,也就是學術的懸浮化傾向。周飛舟曾將稅費改革對國家與農民關系的影響概括為懸浮型政權,也就是“使整個國家政權‘懸浮’于鄉村社會之上”。如今,學術也大有懸浮于整個社會之上的態勢。學術不能扎根于具體的社會脈絡,缺乏現實感,不能直指世道人心,幾成通病。換言之,學術探索似乎跟真實的社會生活無關,淪為同行之間的一種符號游戲。

幸福彩票   這種態勢當然是學術場域的邏輯所致。而要理解學術場域運作的邏輯,我們首先需要定位學術場域與社會中的元場域之間的關系。所謂元場域也就是權力場域,是社會秩序和日常運作的主導者。中國的學術場域極度依賴權力場域,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當然,學術場域內部也有分化,自然科學、社會科學與人文學科各有差異,它們的自主性大致跟專業化程度成反比。且不說權力場域對學術場域的直接管理,以及政治邏輯經常在學界權威分層、資源和頭銜分配、重大議題設置等方面所起的決定性作用,單說權力場域本身,就是一個高度科層化和自我閉鎖的系統,其所覆蓋之處,一定意義上可謂是將學界探究的觸角系統地屏蔽在外。現代經驗性社會科學必須立足于確切的事實,若無真情實況的掌握,何來真知灼見?我們不難覺察,目前已有的極少數較為翔實的經驗研究,基本上都是針對邊緣性現象和人群展開的。這固然反映了學者關懷弱勢群體的傾向,更為現實的原因,恐怕是那些人群所在之處,是研究者容易接近和能夠進入的田野。事實上操控此類人群之結構性機會的力量,卻在研究者通常夠不著的地方。在“國之利器不可示人”的設定下,學界想要準確、及時地掌握社會經濟系統運行的真實狀況已是頗為困難了,遑論探究其中的奧秘及根本機制了。

   當然,這并不是說學術場域跟權力場域沒有互動。恰恰相反,除了上述直接管理之外,其間的互動日漸頻繁。一則,權力行使,特別是公共決策的正當化,隨著民眾權利意識的覺醒,在當今社會顯得愈益迫切,而專家學者的在場,可為決策科學化提供佐證——至少目前來看,科學化是正當化的最佳辯護甚或是最佳替代。當然,不難預期,專家學者參與其中的機會,取決于專家學者配合機會提供者的程度。凡所言不符決策者期待的人,很快就會知道自己不適合參與這種“游戲”,且也不大可能再有機會參與。二則,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的復雜化,權力場域確實需要專家學者提供專門的智力支持。但這種論證性支持必須在既定的框架內展開,而且應聚焦具體問題解決的話語對策,不可在深層根源和頂層設計上自作主張。如此一來,無論在哪種情況下,能夠直面現實根本問題的學術思考,都很難傳遞到權力場域。經常是在最需要直面現實的場合,專家學者競相表演著貌似無懈可擊,其實無關痛癢的高談闊論——但這僅是學術話語的空轉,缺乏對現實的深層指涉和具體關聯。

  

   學術場域的運作邏輯

   學術的內卷化如今已然非常明顯。所謂學術內卷化,就是固著在一定的水平不斷自我重復,既無突破式發展,也無漸進性增長。我們知道,當代中國社會科學是舶來品,從最初的缺乏規范,到如今的有模有樣,從形式上看確實是有所進步。但如果要問,這種探索,或者從國家層面來看,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到底產生了哪些關于中國社會的洞見和洞察?若說是乏善可陳,大概也沒有多少人反對。何以如此?顯然跟學界自身的生態有關。越來越指標化的管理方式,并不鼓勵“板凳要坐十年冷”或“十年磨一劍”式的潛心向學,而是鼓勵高顯示度的作品,結果更容易見效的短平快做派就輕松勝出。即便是各種所謂的重大課題,也是依照工程的模式進行快捷組裝,而少有真正的鴻篇巨制。這種研究進路,必多是浮泛之作。

   雖然學界之外的指揮棒還在起著主導作用,但畢竟專業性在不斷增強。于是,移植來的行話術語,越來越讓一般公眾不知所云。而一旦學術的閱評人和評議人局限于同行之中,甚至是一小群同一研究領域的同行,那么可以想見,炫技式研究取向就會超過對現實問題的關懷。研究領域的不斷分化,確實有利于學者之間的錯位競爭,也可滿足占山為王式的“利基”(niche)沖動,但我們都知道,社會現象都是盤根錯節地交織在一起,絕不可能切割出一小塊來徹底探究一番,然后聲稱問題全部得到澄清,因為這一小塊兒是更大系統建構的產物,而且在邊界上也肯定切割不清。尤其是中國這種依然帶有總體性支配特色的社會,即便是特定領域的看似明確的項目制治理,也不可能圍繞特定的項目即可澄清問題的關鍵所在,因為項目本身只是更大更高部分的一種治理策略而已。但學術研究的碎片化,幾乎是無法遏止的趨向,因為現有的研究范式和手段,現有的學科訓練,以及現有的期刊審稿制度,都要求界定明確的可以操作的經驗性研究。然而,必須指出的是,這種經驗或實證(empirical)研究,隨著對數據分析技術的日益強調,涵義已發生了根本的轉變:經驗不再是我們直接體驗和感受到的現象,而成為通過測量工具所獲得的數據或資料。不少研究者可能擅長數據處理和模型建構,但對數據所反映的現象,可能根本就沒有現場的切身感受。這種缺乏現實感的研究者,怎么可能言之有物?更別說能有驚人的經驗事實的發現了。

   導致學術懸浮化的另外一個深層原因,源于我們用以理解現實的概念工具跟我們的現實世界之間的關系。社會及社會成員的自我理解,不僅是指導日常實踐的理念,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是社會現實的構成要素。離開了這種自我理解,試圖以超然的概念去把握社會的實質,往往難以奏效。正如吉登斯所指出的,“社會學家作為研究領域的現象,已是有意義地構成了的現象。‘進入’這種領域的條件,就是要了解行動者在‘進行’社會生活中的日常活動時已經知曉了什么和必須知曉什么。就預先假定了行動者也具有一定的概念能力來把握指涉他們行為的概念而言,社會學觀察者所發明的概念是‘二級’概念。但就社會科學的本性而言,這些概念能夠通過為社會生活本身所采用而成為‘一級’概念”。在理想狀態下,學術概念和現實生活應該能夠存在雙向的詮釋關系。顯然,當今中國社會科學所用的概念大都是舶來之物,雖然隨著社會生活的現代化,有些概念成為日常生活用語,但畢竟主要的概念不是源自生活。在以舶來的概念總結和解說現實社會生活時,經常出現撓不著癢處或戳不到痛點的情況。社會科學的概念和理論未能真正勾連和扎根于日常生活和文化傳統,自然也就懸浮化了。

幸福彩票   事實上,當今中國社會科學界普遍存在著文化上無根的現象。我們在追溯一個學術概念的來龍去脈和文化意蘊時,更有可能參考威廉斯的《關鍵詞》,而不太可能去查閱《康熙字典》。因為我們所用的雖然還是漢字,但其含義已經跟原初大不相同了。在當代語境中經歷了多重轉換之后,漢字越來越抽象化,變為純粹的符號,很難再談得上深厚的底蘊了,絕大多數社會科學術語顯然不能到中國文化傳統里去追根溯源。這種變化,固然可以使漢語更為適應現代思維和表達,有進步的成分,但同時也一定程度上斬斷了我們跟過往歷史的聯系。由此,我們當能體會嚴復當年在翻譯西學的時候,何以要“一名之立旬月踟躕”了!再三斟酌的用意,無非是想將西學接續上中國的智識傳統。確實,拿來的東西如果不經過創造性的轉化,終究是不能融會貫通,更別說使用起來得心應手。

   除了制度性隔離、專業內卷化和碎片化以及文化上的無根之外,如今的學術懸浮化,可能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即學者的世代繼替。我們知道,不同時代的學者的社會軌跡不同,卷入和介入真實生活的程度也不同。如果將目前中國社會學者大致分為三代,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們的差別。20世紀40、50年代出生的學者,在風云變幻的復雜斗爭中摸爬滾打,了解社會真相,且有一般的知識分子情懷,盡管在專業視角上可能不夠深入。20世紀60、70年代出生的學者,親身經歷改革開放以來的巨變,但他們已開始在知識分子與學者角色之間游移,不過,他們對現實問題還具備一定的整體感受。而20世紀80、90年代出生的學者,生活軌跡基本上在各類學校里面轉圈,他們受過良好的專業訓練,專業認同明確,但也容易失落于學術“利基”之中,難以形成總體性視角,也無豐富的社會生活底蘊支撐自己的學術感受力和洞察力。

  

   走出學術懸浮的路徑

幸福彩票   制度性隔離、專業內卷化和碎片化以及文化上的無根,大概是如今學術懸浮化的主要原因了。那么,如何走出這種狀態呢?

幸福彩票   首先,讓支撐和維持社會架構的基礎性制度及其運作過程變得開放和透明。事實上,適應現代復雜社會要求的治理結構,必須具有自我矯正的機制,而學術探究正是這種制度性反思和矯正機制之一。如果不能將學術作為現代社會運行過程中一種重要的反思和矯正力量善加使用,勢必難以擺脫運行成本高昂且前途未卜的境況。吉登斯曾言,“面對不斷加速的社會變遷,唯有反思性地改革自身制度的社會,方能充滿信心地直面未來。一個社會促進活躍而富有想象力的社會學文化的程度,是衡量這個社會靈活性和開放性的一個尺度”。

幸福彩票   其次,就學術的內卷化和碎片化而言,只有充分發揚學術反思精神和自我批判意識,特別是強化學術共同體的自覺。一方面克服狹隘的專業藩籬和世代隔閡,增加相互對話;另一方面走出自我指涉的閉環,直面現實。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需要系統反思現代學術與學科體系的潛在前提和歷史局限。學術發展具有自身的路徑依賴,也受制于置身其中的社會結構,但學術的反思性和反身性,正是學術超越自身的根源和保證。當然,學術更應深入現實,扎根現實,從現實中汲取力量。撞擊現實越深,學術的反彈力量就越強。如果懸浮于現實之上,學術也必將軟弱無力。

幸福彩票   最后,克服文化上的無根狀態。誠然,如今中國的社會科學,頗讓人覺得是卡在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之間。對于這種尷尬處境,其實已有不少同仁在探索出路。近年來,社會學研究中出現的明顯的歷史轉向就是一種嘗試。這不僅是將歷史維度帶回到社會學之中,而且也是通過親近自身的歷史,重新找到學術的根基和生長的土壤。探究歷史,同時也是一個涵泳于歷史的過程,并在這個過程中形成適應時代的文化品位和精神家園。所以,如今社會科學研究之歷史轉向,絕非復古,而是一種文化自覺,一種以當代意識重新激活歷史的努力。而且,只有明曉歷史,才能更為切實準確地理解當今之世,從歷史轉折中看到社會和文化深層結構的變與不變。

  

  

進入 成伯清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國學術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術規范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842.html
文章來源:《探索與爭鳴》2019年第4期

1 推薦

幸福彩票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