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沈登苗:望文生義與無的放矢——關于林毅夫教授對拙作史料引用與誤讀的若干說明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46 次 更新時間:2020-01-11 13:29:20

進入專題: 學術研究   科學家   林毅夫幸福彩票  

沈登苗  

  

幸福彩票   北京大學林毅夫教授在他的近著——《李約瑟之謎、韋伯疑問和中國的奇跡——自宋以來的長期經濟發展》(《北京大學學報》2007年第4期)一文中,根據拙作——《明清全國進士與人才的時空分布及其相互關系》(《中國文化研究》1999年第4期)等提供的史料,提出了“中國明代科學家的人數因而少得可憐”的論點。然而,作者對自己所引史料的真實性又感到不太放心。為便于分析,現把林的質疑全部轉錄于下:

  

幸福彩票   “根據ShenandDu(2006)(令人費解,在中國大陸發表論文,為何要把引文作者的中文名字譯成英文名字呢?——本文筆者注)的研究,明清兩代合計進士共51561名,其中頂尖人物(即殿試前四名和會試第一名)925人。同期各科一流的專家學者共計1000人,其中科學家和思想家僅有86人。盡管無論是數據可靠性還是可比性方面都可能存有一定問題,但這基本符合當時的情況”。

  

   如果在1000名學者中,科學家和思想家真的只有86人,那么,對于明清史感興趣者來講,許多人可能會與林先生有同樣的感受。但問題是,原文中真的有“科學家和思想家僅有86人”的說法嗎?非也。

  

   拙作原文是:“本文所指′人才′,主要指明清時期一流的專家和學者。統計以權威的《中國大百科全書》凡有明清人物的43個學科所收的明清……專家學者……為主要依據。其中,美術家擇要收入56人,其他42個學科的明清人物除宗室、旗籍和宦官人員外全部收入,析出重復者,計914人。再根據有關史料,增加科學家和學者86人。則本文取樣的人才總數為1000人”。

  

幸福彩票   需用說明的是,限于篇幅,拙作定稿時根據編輯部的要求,把1.8萬字的原稿壓縮到1.2萬字,以至原著中的包括《數學》、《物理學》、《化學》、《地理學》、《水利》、《生物學》、《農學》、《傳統醫學》、《心理學》、《天文學》等在內的43卷《中國大百科全書》的目錄等統計資料無奈刪去。但盡管如此,并沒有影響到對基本史料的閱讀。因為,前面的“凡有明清人物的43個學科”用的是全稱,自然囊括了《數學》、《物理學》、《化學》等“凡有明清人物”的所有學科。換句話說,914人中已包括了《中國大百科全書》凡有明清人物的思想家、文學家、歷史學家……以及各學科門類的科學家;86人是在此基礎上增加的,而不是“科學家和思想家僅有86人”。

  

   退一步說,即使沒有“凡有明清人物的43個學科”這一前提,僅從“增加科學家和學者86人”這句話,也不宜直接理解為“其中科學家和思想家僅有86人”。因為,這處文字包含兩層意思,既可理解為914人中沒有科學家和思想家[因為增加人物的出處交待都是科學家與思想家,故林文及其“整合者”(詳見下文)把原著中的“學者”理解成“思想家”則更確切]的情況下,增加了科學家和思想家86人;也可詮釋成914人中已有科學家和思想家的情況下,又增加了科學家和思想86人。故若是一個比較嚴密的演繹,執筆者首先應假設成第一種可能的情況下,才能展開自己的思緒。

  

幸福彩票   又退一步說,假如在明清時期的1000個一流的專家學者中,拙作的統計的確是“科學家和思想家僅有86人”,也不能以此來支持其“中國明代科學家的人數因而少得可憐”的論點。因為,從理論上講,在這86人中尚有明代科學家為83-85人(排除一個清代思想家,或再排除一個清代科學家、一個明代思想家)的可能,對照拙作所示的明代專家學者合計338人,則明代科學家可能占到總數的四分之一,這怎能說“少得可憐”呢?

  

   再接下來分析,林先生雖然對明清五百年間“科學家和思想家僅有86人”的數據產生了懷疑,但其結論且認為“這基本符合當時的情況”。可事實上,這又是一種想當然的說法。我查了當年自己嘔心瀝血(為寫這一篇論文我整整花了四年時間)所換來的原始統計資料,自己考慮再三后確認的1000個樣本中,科學家和思想家有200多人,并不是與林先生所毛估估的那樣接近……

  

幸福彩票   盡管處理數據是經濟學家的擅長,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說白了,拙作旨在討論明清兩代科舉人物與專家學者(總和)的時空分布及其相互關系,而不是各學科的專家學者的人數及其比例,從中根本不能提取林文所需的史料——科學家的人數及其在人才總量中的占有率。質而言之,林文對拙作的引用本來就是無的放矢,更不要說就此質疑他人是否妥當了?

  

   順便提及,林文對拙作引文出處的交待,似乎也不符合學術規范。因為從林文“參考文獻”(第59)看,他使用的是《科舉百年》(M,北京:同心出版社,2006)的版本,而收入該書的拙作標題已改成《進士、巍科人物與人才》,作者也變成了兩個人:沈登苗、杜士瑋,并稱:“本文系杜士瑋根據沈登苗先生的《明清全國進士與人才的時空分布及其相互關系》、《清代巍科人物與當代兩院院士的籍貫分布》等整合而成”。編者與整合者既始終沒有與我聯系過,也沒有交待兩文的出處,而在已明知采用的史料可能是“二手貨”的語境下,引者為何不尋找、引用文章的原始出處呢?

  

幸福彩票   由此可見,把一個與自己的論文不相關的史料搬來,誤讀后又進行無端的質疑,實在是望文生義所致。林教授此舉客觀上貶低了拙作的研究價值,無意間對本人的學術聲譽造成了一定的傷害,我有必要做以上的說明。

  

幸福彩票   然就事論事,我更為作為當今中國一流學者的北京大學林毅夫教授引文使用的不規范性、史料舉偶的隨意性、空頭性及論證、推理的缺乏邏輯性而感到遺憾。

  

   我想,這就是當今——學術大躍進背景下我們的學術界——一個司空見慣的現象——一些學者在他(她)們不太熟悉的領域隨便發話所付出的代價吧!

  

   2020-01-07

  

幸福彩票   【作者簡介】沈登苗,1957年生,浙江省慈溪市人,獨立學者,主要從事教育史和歷史人文地理研究,著有《文化的薪火》(論文集)一書,提出“一代難以成為學者”的原創理論。

  

   原載《學術中國》(學術周刊)2008年11月A期(2008-11-25)。這次上傳時略有修正。

  

    進入專題: 學術研究   科學家   林毅夫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術規范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794.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6mmmmmm.com)。

16 推薦

幸福彩票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