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呂嘉健:默認慣例與自以為是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27 次 更新時間:2020-01-11 08:39:15

進入專題: 默認   慣例   認知心理學   社會心理學幸福彩票  

呂嘉健 (進入專欄)  

  

  

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在起著作用,這種力量比深思后的解釋、民族性和個人喜好更加強大,我把這種力量叫做“默認值”:一旦有了默認值,就照著它去做。

                                                               —— 格爾德‧吉仁澤(1)

                                        

  

   一.自動化的默認使人們自以為是

  

   本文并不探討常規說的“心里承認,但不表示出來”那種默認,此種默認的現象例如:

   你結了婚,不用明說,你默認了要將對方的家人親戚朋友亦當作你的家人親戚朋友看待,這是社會關系的默認。

   別人來信,你須回信;你借了錢,你該還錢;你到他人家里做客,要尊重主家的習慣規矩;你做了錯事,就要承認並且改正;你承諾過的事情,就要應諾,即使你有強大的權力,也不能賴賬,等等,這是社會規則的默認,也是互動契約道德的默認。這些做不到,就會被視為不文明的或流氓行徑。

   我要研究的是不基于推理反思,只是直覺思維里“糊涂”地認同,連自己都不清楚就完全接受了的另一種默認。

   假如給一個定義的話:默認就是不假思索的直覺認同,根據經驗法則和可得性感受而自動同意和潛移默化地跟隨,它是一個連綿的過程。

   在現代市場社會,凡種種電子產品、金融產品、商品交易產品都會有復雜的契約規定,以預防不可預計的風險。設計者會設定一種正常模式,即在常規運用和多數人使用的大數據模式上設置“默認”狀態鍵,不需要客戶花費大量時間去學習或選擇,而其風險設置較為保守安全,於是大多數客戶便按照從眾心理,一鍵默認選項。你不默認,便不能通過,就沒法達成交易或無法使用。而假如你選擇其他復雜模式,你卻擔心背后有許多無法理解的情況而出現障礙和將來自己難以承擔的責任,於是隨大流走常規比較保險。

   社會心理學家和行為經濟學家理查德‧泰勒的研究證明,人類身上的“損失厭惡”和“選擇盲目”心理暗示著,如果某項選擇被設計為“默認”,那么它會吸引更多人的眼球。因此,默認選項便起到了強力助推的作用。在很多情況下,默認選項的助推極為強大,因為消費者會感覚(無論對錯)默認選項是被設計者所認可的選擇。(2)

   一旦選擇了“默認”,絕大多數人將一直不會改變這種默認狀態。“懶得去改變”是人性的基本心理模式。

   通過理解商業設置的“默認”,我們可以反思社會意識文化的“默認”心理。

   先看一個科學研究的例子。

   1973年,《科學》發表了心理學家戴維‧羅森漢的文章“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他和七位同行上演了一出“冒牌精神病人進入精神病院”的騙局,他們進入精神病院自訴有幻聽癥狀,被收治入院后,他們的任務是想方設法出院,“特別是要讓醫護人員相信,他已經恢復了理智,可以出院了”。結果表明,這項任務極為困難,初診醫生確認他們是精神病人后,無論其行為完全正常,無懈可擊,但始終還是被認定為精神病患者。

   這個實驗表明:人們的第一個判斷做出來并加以確認之后,便會形成一個內隱的無意識的思想結果記憶下來,然后慢慢被默認為一種自我信念的結論,這個帶有信念性質的默認結論便成為了“內隱記憶”,作為后來一連串判斷產生和發展的基礎,極少人會對以往形成的信念和認知結論進行控制認知的反思。

   人性遵從默認規則的影響力非常巨大。例如關于器官捐贈,在美國、英國和德國等國家,法律規定,若沒有登記,就不能成為捐贈者,即這些國家沒有器官捐贈的默認規則;而在法國、奧地利和匈牙利等國家,每一個人都被默認為捐贈者,除非他選擇退出。結果是:在那些遵從默認捐獻規則的國家(如法國),極少人選擇退出默認捐獻規則;而在沒有默認捐獻規則的國家(如美國),則很少人選擇去登記捐獻,這樣你就很難判斷究竟人們是否會同意捐獻,但事實上就造成了很少人去捐獻器官的結果。

   這說明,要背離默認值會讓人們陷入決策困境的狀態,因為人性心理是:現有的默認值就是合理的建議,既然它一開始就被實施,而且在歷史過程中沒有被否定,那它就是正確而有益的。要讓我不再默認這樣的原則,會產生巨大的壓力。

   這就好像中國人都默認國家大一統和中央集權的政治信念,要讓中國人改變這樣的默認值,基本上是無效的。

   認知神經科學家邁克爾‧加扎尼加指出:

   我們內置著成千上萬,甚至上百萬種針對不同行為和選擇的預設偏好。…大腦擁有數百萬的局部處理器來做出重要的決定,它是一套高度專業化的系統,關鍵的網絡分布在大腦的整個組織當中。大腦里沒有最高指揮員。…如果你曾經失眠過,想必知道:不管你怎樣對著大腦喊叫“停下,去睡覺”,它也從來不聽你的。(3)

   我們的大腦內置就是“默認機制”,默認的預設偏好,默認的經験法則,默認信念,默認情感,默認規則和默認習俗等等,它們以最快的速度讓我們在各種情境下不加思索地作出最快的直接反應。

   在過去20年里,認知神經科學對大腦“默認網絡”的研究得出的基本結論為:

   其一,我們的大腦有一個“默認網絡”的區域,分布在整個聯合皮層,包括額葉、后中線和頂葉下葉的廣泛部分;

   其二,當大腦需要執行積極注意力(被動狀態)的任務時,默認網絡的大部分區域會受到抑制,表現出活動減少即“負激活”的現象,而由支持外部感官注意和認知控制方面的網絡主導;

   其三,如果大腦處于非任務的內隱狀態下,默認網絡會自動處于激活狀態即擔負起積極活動的主角,這些內隱活動包括記憶、想象未來和社會推斷等,都是在默認狀態下自發活動的,簡稱之“自發認知”,而默認網絡的自發活動往往依賴于基于內部構造的信息;

   簡言之,當執行面向外部的任務時,就抑制默認網絡,而啟動另一個系統,以關注和回應環境中的刺激;當進入一種內部的心理狀態時,就啟動起默認網絡。因此假設存在一個默認網絡的控制機制,可能外部和內部處理模式是使用不兼容的、甚至是對立的功能設定。(4)

   社會心理學家齊瓦‧孔達指出:

   “我們的許多判斷、情感和行為是自動化完成的,是受一些沒有意識到的因素影響的,是不能控制的。”

   “我們通常很少能通過內省進入高層次的認知過程,我們可能完全沒有意識到各種因素在影響自己判斷和偏好中的作用。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政治態度的轉變是一位朋友評論的結果,對一個問題精明的解決方法實際上是由於一位老師的微妙暗示而產生的,或者選擇某個品牌的牙膏是由于它在超市貨架上的位置。在這些例子中,我們通常對自己如何形成判斷能提供自信的報告,但是這些報告是不可信的,因為它們不是建立在直接內省的基礎上。”(5)

   當人們習慣于一種思維方式之后,對于用這種思維方式思考出來或感悟得到的想法和信念會不加證偽地默認。人們假如總是被默認的方式牽著鼻子走,雖然真誠,卻未免于蒙昧狀態。

   換言之,首先是無意識的自動化加工通過可得性啟發法獲得的感悟而形成了一種判斷,然后習慣性地相信它(人們通常沒有養成內省的批判性證偽的思想習慣),加以確認偏誤。

   一旦確認偏誤形成,我們以后就很難再質疑自己的價值認知。即使在實踐中遭遇到挫折,也極少人能夠通過反思來修改自己的確認偏誤,而依賴“默認機制”一直發展下去。

人們很難改變早先形成的內隱結論的原因很復雜,(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呂嘉健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默認   慣例   認知心理學   社會心理學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789.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6mmmmmm.com)。

7 推薦

幸福彩票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