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呂文浩:體驗臺灣文化生態(4):臺灣社會風氣散記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60 次 更新時間:2020-01-07 09:30:58

進入專題: 臺灣社會  

呂文浩 (進入專欄)  

   體驗臺灣文化生態(4)

  

臺灣社會風氣散記

呂文浩

  

  

第一印象與行前的想象相距甚遠

  

   2011年10月8日中午,我終于踏上自己向往已久的臺灣寶島,心情有說不出的激動。此前從書本上和別人的介紹里,已經得到了不少零零碎碎的印象。此番終于得到機會實地考察,一方面親自體會一下臺灣的風土人情,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驗證那些心里還不太踏實的印象的作用。

   從桃園機場坐大巴到臺北南港,途經許多綠意蔥蘢的青山綠水,心情自是非常暢快。到達南港展覽館時,司機示意到站,我們可以下車了。我問 “中央研究院”還有多遠,據說是步行二十來分鐘即可到達。好在我的行李并不多,主要是一大一小兩個可以拖著走的箱子,我想就不急著趕路了,先在街頭溜達一會兒,吃點東西再說。在這里的街頭步行了大約十來分鐘,一路四處張望,——窄窄的街道兩旁坐落著一些陳舊低矮的房子,路上除了汽車以外,令人注目的是不少呼嘯而過的摩托車。莫非因為這里是郊區,距離繁華熱鬧的市中心較遠,才顯得這般“落后”?我這樣想著。走了十來分鐘,沒有找到中意的餐館,我只好找了一家西式蛋糕店買了些糕點勉強果腹。

   這就是我對臺北的第一印象。說句實話,與我想象中的臺北距離甚遠。原以為早在上世紀70年代經濟已經起飛的亞洲四小龍之首,應該顯得更加現代化一些,沒想到竟是這樣“落后”,遠遠不如我們大陸的許多城市光鮮奪目。后來有機會到臺北、中壢、新竹、花蓮等處旅行,發現它們的形象大同小異,都沒有那么多嶄新的高樓大廈或形象工程。但在臺灣待得久了,自然會感覺到,這里有很多不同尋常的東西值得回味。撇開外在形象,深入內里一看,你才能體會到臺灣人的整體社會文明水平確實高出我們大陸一大截,那種發出內心的、不是作秀的文明意識讓你感覺自己受到了尊重,生活也格外安心、格外便捷。

  

幾件公共交通車的小事

  

   就拿幾件公共交通車上的小事來說說我的印象吧。

   臺北的公共交通車上往往有所謂“博愛座”,還附上英文“priority seat”字樣。我初到臺北的那天下午,已經在這里待了一段時間的復旦大學訪問學者張君不忘叮囑我,我們這些不是“博愛”對象的人千萬不可以坐“博愛座”,哪怕那個座位是空著的;當然你真的坐上了,也沒有人干涉你,只不過本地人都是寧肯站著也不坐的。后來多次乘車,發現確實如此,車廂里站著不少人,但那幾個深顏色的“博愛座”卻依然空空如也。有一次遇到兩個熟人在“博愛座”前,男士讓年紀稍大的女士坐,女士說:“我老了嗎?我不坐。”男士笑道:“你比較資深,還是你坐吧。”最后兩個人都沒有坐,一路站著。那一幕給我的印象很深,也讓我知道說某人年齡大還可以有“比較資深”這種委婉的說法。

   還有一次,一大早我趕時間從中研院去政治大學參加會議,沒有來得及從容地坐下吃早餐,便買了一個可以攜帶的飯團上了捷運(即地鐵),坐下來以后拿出來剛吃了一口,就被同行的段君制止了,他說:“在捷運上是不讓飲食的,被抓住的話會罰款的。”我大吃一驚,以前從來不知道有這么一個規定,抬眼一看,車廂內赫然寫著“車廂內禁止飲食”,其實我應該早就看到過這一行字,不過從來沒有當回事,以為不過是具文而已,沒有什么人認真遵守的。自從這次段君提醒過我以后,我就比較留意了,在我居留臺灣的兩個月時間里,還真沒有發現有人在捷運里飲食。

幸福彩票   10月下旬,我和同事葛教授去花蓮旅行,兩個人同行,可以說說話,免除許多旅途的單調。記得在一次大巴上我們正說話時,忽然前排的一個人扭過頭來輕聲說:“聲音小點!”我們立即中止了談話。其實,按照大陸一般的情況來看,當時我們的聲音也不算太大,就是正常而已,但確實可以讓鄰座的人聽見,對他的看書或休息有一定的影響。在現在的臺灣,已經可以做到公共場合不大聲喧嘩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大陸似還未得到根本的改善。前不久,我出差坐動車到山西太原去,不幸在車廂里遇到偕同出行的七八個年輕人,他們在車廂里打牌、談笑,毫無顧忌地放縱地談笑,似乎這個車廂成了他們的娛樂室。我示意他們壓低聲音,但效果甚微,原計劃在車上趕著準備兩個研究生的碩士論文評議意見,也只得不作罷,變成被動地接受這一群人表演的觀眾。

  

文縐縐與優越感

  

幸福彩票   到臺灣不久,你就能感覺似乎回到了我們所研究的那個20世紀上半葉的“民國時期”,好多日常用語是我在文獻中熟識的,如把自行車叫腳踏車,把幼兒園叫幼稚園等。還有一些詞匯,則是這些年才流行起來的,不過聽起來總有那么一股溫文爾雅的氣息,如把可持續發展叫永續發展,把前進方向叫遵行方向,把網絡鄰居叫網路上的芳鄰,把短信叫簡訊,更讓我不適應的是把廁所稱作化妝室,當時在中研院近史所初見這幾個字時,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別扭,直覺是:也太文雅了一點吧。過了幾天在臺灣師大聽課,在教學樓里找廁所時,我問人用的是我們習慣的“衛生間”一詞,對方有點茫然,不知所指,我只好直說是“廁所”,對方才恍然大悟。后來臺灣朋友告訴我,他們一般用的是“洗手間”或“化妝室”。

   10月份到中壢的“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拜訪王所長,見面不久即聊起業界的一些消息,他問我:“聽說你們換所長了?”我回答道:“是的,9月底才換,您消息還挺靈通的。”他接著問:“真除了嗎?”天哪,“真除”是我在歷史文獻中遇到過的詞,在現實生活中從未見人用過,看到王所長用這個詞那么自然隨意,一點不像故作文雅,真是吃驚不小。當時來不及細細品味,我還是不習慣用“真除”這個詞,馬上應答道:“呵,已經正式任命了。”回到臺北和北京的朋友QQ聊天時,我說起了這件事,果然有好幾位朋友說他們不知道“真除”的意思,我說這是古文里常見的詞,他們不由得慨嘆:這么一說,我們簡直太沒文化了,中華文化都丟到哪里去了!在寫這篇文章時,我隨意在網上搜索了一下,發現“百度知道”的解釋是:由實授官職,由暫時代理改為正式官職。此詞匯常見諸臺港海外媒體,并非在大陸通用。并且列出其典故來源是《漢書·平帝紀》。這個解釋證明這個古意盎然的詞確實是臺灣的流行語,并非王所長這個高級知識分子的故作文雅。

   這樣的事例還有不少。以至于有一段時間我曾把看到聽到臺灣的一些用詞隨手記錄下來,時常翻看,玩味一番。用詞習慣只是一個很小的問題,但從中可以窺測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確實在這里做得比較好。臺灣藍營的領導人也是以此為自豪的,記得我看過一個視頻,在一個什么場合馬英九講話中說起臺灣的文化優勢,大意說:“我們臺灣使用正體字(繁體字),保存了中華文化的精粹。”具體到文字是否應該簡化這一個具體問題,不同意見當然可以討論,但馬英九的那種從所有方面闡述他們保存中華傳統文化精粹的自豪感,則是令人難忘的。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往往陷入一種非此即彼的兩極化思維方式,即要實現現代化就必須打壓傳統文化,尤其是那些在我們看來是迷信或糟粕的東西。臺灣等亞洲四小龍的成功經驗又似乎給我們以新的啟示,傳統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和現代化并存,甚至成為現代化的精神動力源泉。臺灣不僅經濟上起飛了,而且接受了相當多西化的觀念,它的開放程度是我們大陸目前所不能及的,但與此同時,在臺灣也保存了相當多的傳統文化。看來,我們對于傳統文化的作用的理解確實不能太狹隘,我們固然不能說經濟的起飛和現代化主要拜傳統文化之賜,但可以肯定的是,傳統文化絕對不像我們先前設想的那么負面。

幸福彩票   客觀地說,臺灣的經濟發展程度和社會文明程度都要超過我們大陸目前的水平,我們現在大概相當于臺灣上世紀80年代的狀況。我在讀龍應臺的《野火集》時時常感到,她筆下所批評的那些負面現象在臺灣本土幾乎絕跡,而活生生地像是在描述我們大陸目前的種種弊端。也許,再過幾十年,我們現在痛心疾首的那些現象會逐漸消失,從而進入一個更高的文明階段。

   在感受臺灣的溫文爾雅和秩序井然的同時,我也體會到了那種隱藏在骨子里的優越感,盡管它在很多情況下是隱而不彰的,但你仔細體會,還是感覺得到。

幸福彩票   初到臺灣,我需要買一個轉換插座。因為我的插頭的兩只腳是八字形的,而臺灣這邊的則是平行的。我和復旦大學的張君在臺北買轉換插座時不會使用,我們擔心質量問題,請求打開看看試試。售貨員要我們交了錢再打開,我們照辦。打開后發現兩只插頭有點八字形的,不知道怎么把它掰直了,向售貨員請教,她也不懂,她叫來店里的“老大”幫忙,也沒搞清楚,我們就有點猶豫要不要買了。見到這種情況,售貨員馬上說:“我們臺灣的東西質量很好的,有問題可以來換,不像你們中國。”后來不知為了什么事情還說了幾次“你們中國”。我對此早已有心理準備,大約十年前有朋友來臺購物即有此遭遇,張君出來后則心里大為不快。說到插座問題,后來還是那個售貨員解決了,我也就買了。我們心里有點酸酸的,但說句實話,臺灣的產品質量總體上說還是比較可靠的,張君盡管心里不舒服,但他在臺期間還是買了不少東西,包括不少進口的奶粉,他總是說臺灣的東西質量是有保證的。

   還有一次,我和北大的歐陽教授在南港的一家小店吃水餃,歐陽教授和老板娘攀談起來,他問:“你去過大陸嗎?”老板娘說:“沒去過,聽說你們那邊米飯里有沙子。”歐陽教授忙解釋道:“沒有。當然也不能說極個別的地方沒有,基本上不會有問題的。”

   在臺期間,我感受了臺灣的經濟發展和文明程度,也覺得我們在許多方面和他們有不小的差距,他們批評我們的一些事情也不能說是子虛烏有的,但仍然覺得批評不免有點太多了一點。這可能與長期以來兩岸意識形態對立和隔絕造成的隔膜以及負面宣傳深入人心有關,就算在今天臺灣已經相當開放、兩岸關系大為緩和的時候,我還時常在臺灣的電視上看到對大陸的負面報道。有一段時間大陸連續出現了馬路上兩件見死不救的案例,臺灣的電視新聞不僅報道了事實,而且以“大陸社會人情冷漠”為題進行了貶斥。當時在臺北看到這個畫面和語音,心中不由得五味雜陳。

  

中研院院區開放日

  

幸福彩票   初到臺灣的大學和中研院時,發現這里的大門口幾乎沒人管,中研院大門口有一個保安的房間,但我每天出入,從未見過保安站崗,更沒有什么人查問,似乎是誰想進來都能進來。

在中研院待了一段時間后,在院內外的椰子樹上、電線桿上到處看到“10月22日中研院院區開放日”的彩旗飄揚。院區不是隨時都在開放著嗎?這個開放日是什么意思?是搞一個面向媒體的新聞發布會嗎?我的心里充滿了疑團。10月22日是星期六,早上8點多鐘,我計劃出去游玩,準備先到近史所的辦公室去取點東西再出發。剛到中研院門口,發現一向安靜的門口一下子涌進了許多排隊的中學生。我決定進去先看個究竟。原來,中研院的院區開放日是面向年輕學子和一般社會公眾的,(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呂文浩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臺灣社會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域外傳真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75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6mmmmmm.com)。

1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