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彩票

柳建龍:任建宇案:言論自由與勞動教養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896 次 更新時間:2020-01-04 09:06:40

進入專題: 言論自由   勞動教養  

柳建龍  

  

摘要:  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的限制均有議會保留,在法律未就言論自由及勞動教養進行規范的情形下,作為部門規章的勞動教養試行辦法第10條第1項并第13條規定得對罪刑輕微、不夠刑事處分的反革命、反黨反社會主義行為進行1-3年的勞動教養,已然構成了法律保留原則的違反,97年刑法修訂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取代反革命罪后,其與刑法也存在沖突,違反法律優先性原則;就其目的而言,系爭規范經由勞動教養的特別預防、報應以及一般預防功能保護國家安全免受侵害,具有正當性,所設置處罰有助于該目的的實現,但較之《刑法》(1979)對反革命煽動罪的處罰以及《刑法》(1997)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處罰,其對言論自由的干預強度更高,不符合最小侵害原則,構成比例原則的違反。基于上述原因,系爭規范違憲無效,重慶市勞教委基于此而作成的處任建宇以2年勞動教養的決定也無效。

幸福彩票   關鍵詞:  言論自由 人身自由 法律保留 議會保留 比例原則

  

   一、案件事實

幸福彩票   任建宇,重慶萬州人,2009年7月大學畢業后,獲重慶市選派,到彭水縣郁山鎮擔任村主任助理,后被錄用為公務員。2011年4月至8月期間,他在騰訊微博轉發他人微博和在QQ空間里復制、點評“一百多條負面信息”。2011年8月17日,彭水警方將他帶走訊問;訊問一直持續到8月18日凌晨。訊問結束后,任建宇回到家中,遵照警方的建議刪掉了自己所轉發的一些微博和帖子、 QQ空間里的一些文章。然而,警方當日再次將其帶走,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立案并予刑拘。9月17日,重慶市公安局提請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批準逮捕任建宇。9月23日,后者經審查后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書,指出:任建宇犯罪情節輕微,不構成犯罪,故不批準逮捕。[1]在接到這一決定后,重慶市公安局隨之告知任建宇:擬處他以勞動教養一年并告知他有聆詢的權利;任建宇(因故)未申請聆詢。但是,當日重慶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批準了對任建宇的勞動教養決定書,并將勞動養期限變更為2年,且未按有關規定告知任建宇有申請聆詢的權利。[2]

   2012年8月15日,任建宇向重慶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11月19日,重慶市勞教委以處理不當為由撤銷了對他的勞動教養決定,并解除了限制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3]翌日,重慶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原告任建宇訴被告重慶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勞動教養一案,經審理后,當庭作出裁定駁回任建宇的起訴,理由是[4]: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39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應當在知道作出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三個月內提出。法律、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3條規定:“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起訴訟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時間不計算在起訴期限內。”從本案查明的法律事實看,任建宇在勞動教養期間雖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其會見、通信、通電話的權利得到保障,任建宇在此期間亦曾委托其父及其女友代為提起訴訟或申請行政復議,應當認定任建宇在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間能夠提起訴訟,其主張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時間均不應計入起訴期間的訴訟理由不成立。任建宇2011年9月24日簽收重慶市勞教委作出的渝勞教審(2011)字第3954號勞動教養決定書后,于2012年8月15日向法院提起的訴訟,已超過法定起訴期限。

   任建宇不服該裁定,遂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請求重審此案。2012年12月28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經審理,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任建宇的起訴超過法定起訴期限,一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訴訟程序合法,為此維持原裁定。[5]

  

   二、系爭問題

   從司法實踐來看,要解決任建宇案,應先確定他是否實施了所指控的行為以及這些行為是否落入刑法中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調整的范疇,只因情節輕微、不夠刑事處分,從而應當由有權機關予以行政處罰。不過,這并非本文要討論的重點,雖然個人認為重慶當局對任建宇案的定性及處理均存在問題。本文將擱置上述爭議,徑直圍繞潛在的憲法問題展開:

   (一)言論自由的保障范圍。本部分涉及兩個問題:1、人的范圍。所要解決的是任建宇是否為言論自由的基本權主體,即,任建宇得否主張言論自由,需要分別對任建宇是否具有言論自由的基本權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加以討論;2、事項的保障范圍,要確定是言論自由的事項保障范圍及任建宇的行為是否落入該范圍之中,由此其得以主張他的言論自由受到了干預,而要求法院對其言論是否受到干預以及如果受到了干預,就干預是否存在憲法上的正當理由進行審查,以獲得憲法救濟。

   (二)任建宇的言論自由是否受到了干預?本部分要討論的是基本權干預的概念以及重慶市勞動教養委員會處任建宇以2年勞動教養是否構成對任建宇言論自由的干預,即使其在行使言論自由承擔了不利的后果。

   (三)如果受到了干預,那么,這些干預是否存在憲法上的正當理由。本部分要檢討的是重慶市勞動教養委員會據以作成對任建宇的勞動教養決定的《勞動教養試行辦法》第10條第1項和第13條規定的合憲性。——盡管重慶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的有關負責人在不少場合下提出,對任建宇進行處罰的依據還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和《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6]其中《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7]第2條第1款之規定,利用互聯網造謠、誹謗或者發表、傳播其他有害信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以及利用互聯網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利用互聯網實施違法行為,違反其他法律、行政法規,尚不構成犯罪的,由有關行政管理部門依法給予行政處罰。《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8]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利用國際聯網制作、復制、查閱和傳播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信息。[9]不過,由于這兩部“法律”[10]雖然對互聯網上的言論內容作了限制但并未規定處罰措施,為此,重慶市勞動教養委員會對任建宇作出處罰的主要法律依據仍是前述《勞動教養試行辦法》的規定,故本文將焦點集中于系爭《勞動教養試行辦法》的規定。——于此,又可以分為兩個問題:一是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的限制是否存在法律保留,如果存在法律保留,那么,以《勞動教養試行辦法》對上述自由限制是否具備形式上的合憲性?二是《勞動教養試行辦法》之對罪行輕微、不夠刑事處分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行為處以勞動教養是否合乎比例原則。

   下文將按照上述框架展開討論,不過,在此之前有必要先對言論自由保障的憲法基礎,即言論自由的概念及其功能作下簡單的介紹。

  

   三、言論自由保障的憲法基礎

   (一)言論自由的概念

   憲法(1982)第35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雖然學界一般將上述各項自由抽象地概稱為“表現自由”或者“表達自由”,即,人們通過一定的方式將自己內心的精神作用公諸外部的精神活動的自由;[11]不過,該條其實涵蓋多項不同的具體基本權,言論自由便是其中之一。它系指公民享有憲法賦予的通過口頭、書面、著作及電影、戲劇、音樂、廣播、電視等手段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利。[12]作為人民所享有的最重要的基本權之一,新中國此前各部憲法,憲法(1954)第87條、憲法(1975)第13條以及憲法(1978)第45條,也都確認了該項基本權。

   (二)言論自由的功能[13]

   言論自由何以是一項基本權,或者言論自由具有怎樣的憲法意義,乃在于它的重要性或者根本性,而對此所作之詮釋莫有出于托馬斯·埃莫森(Thomas Irwin Emerson,1907-1991)之右的。[14]

   1、有助于人格的形成與發展。言論是人的個性或者人格的外在表現之一,言論自由是個人人格賴以形成和發展的重要手段之一,它“能夠促進個性發展,養成自由獨立的人格,有利于鑄成‘健全的個人’,進而推動社會進步”。正如吳庚大法官在“正傳公司案”(釋407)的協同意見書中指出[15]:

幸福彩票   民主社會之存續及發展有賴于組成社會成員的健全,一國國民只有于尊重表現自由之社會生活中,始能培養其理性及成熟之人格,而免教條式或壓抑式言論之灌輸,致成為所謂單面向人(one-dimensional man)。

幸福彩票   2、有助于發現真理。[16]關于言論自由的價值,最為經典的論述應當是約翰·彌爾頓(John Milton)和約翰·斯圖爾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提出的。早在1664年,針對英國當局的出版審查,約翰·彌爾頓便在“論出版自由——關于未經許可的出版的自由”(Areopagitica—A Speech for the Liberthy of Unlicensed Printing)一文中指出:[17]

   雖然各種學說流派可以隨便在大地上傳播,然而真理卻已經親自上陣;我們如果懷疑她的力量而實行許可制和查禁制,那就是傷害了她。讓她和謬誤交手吧。誰又看見過真理在放膽地交手時吃過敗仗呢?

   約莫2個世紀之后,約翰·斯圖爾特·穆勒在其《論自由》(On Liberty)一書中以“觀念市場理論”為言論自由提供了自由主義的論證。他認為,無論意見真假,壓制意見本身就是錯的,因為:如果意見是真的,壓制意見則意味著社會在拒絕真理;如果意見是錯的,壓制壓制則將令我們無法全面理解真理,因為真理來自于與謬誤的斗爭;如果我們所得到的意見真假參雜,唯有讓意見自由競爭,才能掌握全部真理。正如霍爾姆斯所指出的:檢驗一個觀念是否是真理的最好的試金石便是,它能否以它的力量在競爭市場中為人民接受,并且惟有竟由此而發現的真理才能穩固地達成它們的愿望。

3、有助于促進民主。對于民主社會而言,言論自由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一方面,在采代表制的情形下,唯有對表達自由予以充分保障,人民才能夠對候選人有充分的了解從而做出正確的選擇,而也唯有通過各種言論,人民代表才能夠真實了解他所代表的人民的真實意志;另一方面,人民也通過各種言論影響政府的決策過程,監督和制約公權力的濫用。早在一百多年前,面對歐陸各國政治生活的激烈轉型,格奧爾格·耶利內克(Georg Jellinek)便指出:“以議會作為影響政府惟一有效渠道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在過去十年里傳媒獲得了巨大發展,它們對公共過失的強烈批評常常和議會的批評一樣卓具成效;在一定情形下,它們和議會中的執政黨一樣可以對立法進程產生決定性影響。即使不是一如既往的以有序的法律形式出現,但很清楚的是,一種新型的政府責任形得以形成,政府處于人民之前,人民的多元意見通過傳媒得以表達。政府新聞署,官辦報刊的出現,以不容反駁的證據表明,今天已經出現政府和人民之間的直接對話。除向議會承擔國家法和政治上的責任外,(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言論自由   勞動教養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6mmmmmm.com),欄目:天益學術 > 法學 > 案例分析
本文鏈接:http://6mmmmmm.com/data/119704.html

71 推薦

幸福彩票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